双色球红球妙招|双色球定红球技巧
當前系統時間: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最新動態

以房養老試點大限將至四大風險導致水土不服

作者: 來源:中國網 時間:2016-06-17

 

  截至2015年,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超過2.1億。他們追求“善終”的觀念未變,養老的形式卻已逐漸多元化。
  試點兩年的“以房養老”新政將在6月30日迎來“大限”。然而,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四大試點城市交出的答卷顯示,僅有47人38戶辦理完所有流程。廣州為14人11戶。
  “以房養老”會否因成績慘淡而夭折?對此,開展此業務的保險公司透露,“以房養老”不但會繼續做,而且還會進一步擴大試點。
  試水兩年前景堪憂
  保險公司透露:7月1日后還會擴大試點
  2014年,保監會下發《關于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以房養老”這種新型養老模式,率先在北京、上海、廣州、武漢試水。
  這個“舶來品”遭遇了“水土不服”。近日,上海保監局副局長李峰披露,截至5月20日,全國參與“以房養老”共78人59戶,辦完所有流程的是47人38戶。相對于全國的2億多老年人來講,可謂滄海一粟。
  如今,四大城市試點的大限將至,“以房養老”這項政策會否夭折?對此,開展此業務的國內商業保險公司昨日向羊記表示,7月1日后,該項政策還會延續,而且試點范圍會進一步擴大,但具體事宜不便透露。
  “任何新事物,都有一個接受的過程。”該保險公司工作人員在接受業務咨詢時表示,“中國的老齡化問題在加劇,廣州這樣的城市,老齡化程度比全國更高,老三區(越秀、荔灣、海珠)約有20%,我們做過調研,一些街道的老年人口達到23%。我們的信心很堅定,做法是沒錯的,會往前走。”
  新式養老顧慮多多
  街坊:抵押了房子,還能住得安心嗎?
  作為試點城市之一,廣州市交出的答卷是,辦完手續的有14人11戶。成績不甚理想。這樣的政策為何難以開展?廣州的老年街坊有何顧慮?還要看看老年人的實際需求。
  小尹是活躍在番禺市橋的義工,在她服務過的街坊中,不少“鰥寡孤獨”,其中有一對60多歲的老夫婦,曾向她咨詢過“以房養老”的事。
  據了解,老夫婦無兒無女,兩人相依為命。年輕時,阿姨做臨工、阿叔擺攤做點小生意,省吃儉用過日子,在二十多年前購買了一套商品房,安了家。因兩人都沒有購買養老保險,無法領取養老金,幸好身體還算健康,如今退而不休,做點擺攤的小生意,掙點生活費。
  “他們年紀大了,不想再早出晚歸,希望每個月有固定的生活來源。”小尹告訴記者,他們也曾有過賣掉房子拿一筆錢再租房住,或住養老院的想法,但又不愿離開幾十年習慣了的生活環境,“一個簡單的愿望是,每天出門,都有熟悉的人打招呼”。
  對于“以房養老”,他們心里有著很多擔憂:把房子抵押了,每個月能拿多少錢?是不是對方說了算,自己會不會虧?抵押了房子,還能住得安心嗎?還是把房子給堂哥的兒子吧,“百年”后還要靠他們料理身后事,但每個月就沒有固定生活來源了……
  專業人士解讀政策
  房產價值的90%用來養老,370萬房產可月領9000元
  小尹替老人咨詢了保險公司負責“以房養老”業務的工作人員王小姐。
  像上述提到的老夫婦,對房子擁有房屋獨立產權,且年齡滿足要求,基本符合“以房養老”的規定。他們需要帶上房產證、身份證、戶口簿、結婚證來辦理業務,評估房產價值、核實產權關系、婚姻關系等。
  房產價值的90%將用來養老,具體按照保監會給出的標準進行計算。曾經有老人把廣州淘金東的一套105平方米的房子用作“以房養老”,當時估值370萬元,現今老人每月到手9000元。
  辦理手續過程中,還要確定一個“指定繼承人”,兩老“百年”后,指定繼承人擁有優先贖回房產的權利,如果不想贖回,則與保險公司一起處理房子。
  王小姐舉了個例子。假如這套房子評估價值為100萬元,目前老人60歲,每月領取2000-3000元,30年以后,兩老都“走”了,假設保險公司這些年來連本帶息支付給老人150萬元,而那時房子賣出了200萬元,200萬元抵本息150萬元還剩50萬元,那么這50萬元將歸指定繼承人所有。
  如果房子沒有升值,只賣出了100萬元,100萬元抵本息150萬還差50萬元,這50萬元由保險公司承擔,指定繼承人無需負責。這里說的利息,按照銀行的貸款利率來算,并且不變動,為既定的5.5%。
  據介紹,房屋作抵押后,房子的權屬在老人生前不發生任何變化,房產證依然在老人手里,無需擔心住得不安心,如果想半途中斷“以房養老”,只需歸還本息即可。
  北京上海廣州武漢四個試點城市交出的答卷顯示,僅有47人38戶辦理完所有流程;廣州為14人11戶
  下期預告
  華僑落葉歸根,回國養老,卻面臨著各種不適應,他們尋找安心養老場所的過程中,又給國內的養老院帶來哪些啟發?
  以房養老或存死穴
  專家:面臨四大風險,須有一系列的制度環境作為保障
  對“以房養老”,觀察者認為這是“雷聲大雨點小”,風險太大,甚至認為在國內沒有實施的政策土壤。實行者卻對此充滿信心。這種模式將何去何從?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張敬偉認為,“以房養老”模式,存在不適合傳統養老的倫理道德風險、房價難以預測的市場風險、抵押房產價值難以實現的法律風險、70年產權面臨的政策風險等,這些風險點中了“以房養老”的死穴。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長安指出,要順利推行“以房養老”政策,須有一系列的制度環境作為保障。比如美國、加拿大等國家,普遍都有遺產稅或個人資產增值稅制度,假如房屋等財產由子女繼承,那么就需要交納不菲的遺產稅或個人資產增值稅,使得民眾愿意用“以房養老”的方式進行養老。
  對此,王小姐說,一些風險已由保險公司承擔。比如老人擔心的利率問題,按既定利率5.5%計算,不存在利率上浮而導致老人利益受損。此外,因房地產價格下行波動帶來的風險,也是由保險公司方面承擔。比如處理房產時,房價下跌,價值低于老人已經領取的本金和利息,繼承者可以選擇放棄房產且無需補差價。
  不過,王小姐坦言,試點中確實也遇到了一些問題。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中提出,如果老人的法定繼承人“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就要為法定繼承人提供基本生活保障。老人在簽署“以房養老”協議時,沒法判斷法定繼承人日后的生活將面臨怎樣的變故,如果殘疾了,怎么保障其基本生活?“我們是承擔了風險的”。
  未來“以房養老”將面臨著怎樣的發展空間?羊城晚報將持續關注。
  新詞解
  何謂以房養老
  以房養老,就是老人將擁有的房屋抵押給保險公司,繼續擁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經抵押權人同意的處分權,并按照約定條件領取養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險公司獲得抵押房產處分權,處分所得將優先用于償付養老保險相關費用。
  他山石
  荷蘭最早實施
  “以房養老”
  今安在?
  有研究指出,“以房養老”模式最早是在荷蘭提出并進行運作的,得到推廣的時間是在20世紀90年代。該段時間是多數老人的住房貸款基本償清或完全償清,房子價格也在不斷地上升,房子處于升值階段,然而現實中荷蘭老齡人未來養老金和銀行存款卻不多,該群體希望能夠有更多的資金用于生活上周轉或過上尊嚴的晚年生活。即便是最先開展此項政策的荷蘭也因房價下行、利率上浮等問題陷入困頓。目前荷蘭很多老人群體正吞食著“以房養老”這一養老服務模式所帶來的苦果,導致目前荷蘭老人群體不會再考慮用“以房養老”這種養老服務模式來過退休后的晚年生活。
  實際上,國內對“以房養老”的嘗試,早在2005年就開始。安徽工業大學公共管理與法學院楊哲的研究顯示,南京、北京、上海、杭州、重慶等地相繼對“以房養老”進行了嘗試,其中,南京的做法與“倒按揭”相似;北京的做法是將老人的房產出租,租金支付老人在老年公寓的費用;上海則直接將房產變賣給公積金中心,公積金中心返租給老人;杭州采取租房增收養老、售房預售養老、換房差價養老等方式;重慶則以老人或子女的房產作為典質申請貸款。
  截至2015年,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超過2.1億。他們追求“善終”的觀念未變,養老的形式卻已逐漸多元化。
  試點兩年的“以房養老”新政將在6月30日迎來“大限”。然而,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四大試點城市交出的答卷顯示,僅有47人38戶辦理完所有流程。廣州為14人11戶。
  “以房養老”會否因成績慘淡而夭折?對此,開展此業務的保險公司透露,“以房養老”不但會繼續做,而且還會進一步擴大試點。
  試水兩年前景堪憂
  保險公司透露:7月1日后還會擴大試點
  2014年,保監會下發《關于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以房養老”這種新型養老模式,率先在北京、上海、廣州、武漢試水。
  這個“舶來品”遭遇了“水土不服”。近日,上海保監局副局長李峰披露,截至5月20日,全國參與“以房養老”共78人59戶,辦完所有流程的是47人38戶。相對于全國的2億多老年人來講,可謂滄海一粟。
  如今,四大城市試點的大限將至,“以房養老”這項政策會否夭折?對此,開展此業務的國內商業保險公司昨日向羊記表示,7月1日后,該項政策還會延續,而且試點范圍會進一步擴大,但具體事宜不便透露。
  “任何新事物,都有一個接受的過程。”該保險公司工作人員在接受業務咨詢時表示,“中國的老齡化問題在加劇,廣州這樣的城市,老齡化程度比全國更高,老三區(越秀、荔灣、海珠)約有20%,我們做過調研,一些街道的老年人口達到23%。我們的信心很堅定,做法是沒錯的,會往前走。”
  新式養老顧慮多多
  街坊:抵押了房子,還能住得安心嗎?
  作為試點城市之一,廣州市交出的答卷是,辦完手續的有14人11戶。成績不甚理想。這樣的政策為何難以開展?廣州的老年街坊有何顧慮?還要看看老年人的實際需求。
  小尹是活躍在番禺市橋的義工,在她服務過的街坊中,不少“鰥寡孤獨”,其中有一對60多歲的老夫婦,曾向她咨詢過“以房養老”的事。
  據了解,老夫婦無兒無女,兩人相依為命。年輕時,阿姨做臨工、阿叔擺攤做點小生意,省吃儉用過日子,在二十多年前購買了一套商品房,安了家。因兩人都沒有購買養老保險,無法領取養老金,幸好身體還算健康,如今退而不休,做點擺攤的小生意,掙點生活費。
  “他們年紀大了,不想再早出晚歸,希望每個月有固定的生活來源。”小尹告訴記者,他們也曾有過賣掉房子拿一筆錢再租房住,或住養老院的想法,但又不愿離開幾十年習慣了的生活環境,“一個簡單的愿望是,每天出門,都有熟悉的人打招呼”。
  對于“以房養老”,他們心里有著很多擔憂:把房子抵押了,每個月能拿多少錢?是不是對方說了算,自己會不會虧?抵押了房子,還能住得安心嗎?還是把房子給堂哥的兒子吧,“百年”后還要靠他們料理身后事,但每個月就沒有固定生活來源了……
  專業人士解讀政策
  房產價值的90%用來養老,370萬房產可月領9000元
  小尹替老人咨詢了保險公司負責“以房養老”業務的工作人員王小姐。
  像上述提到的老夫婦,對房子擁有房屋獨立產權,且年齡滿足要求,基本符合“以房養老”的規定。他們需要帶上房產證、身份證、戶口簿、結婚證來辦理業務,評估房產價值、核實產權關系、婚姻關系等。
  房產價值的90%將用來養老,具體按照保監會給出的標準進行計算。曾經有老人把廣州淘金東的一套105平方米的房子用作“以房養老”,當時估值370萬元,現今老人每月到手9000元。
  辦理手續過程中,還要確定一個“指定繼承人”,兩老“百年”后,指定繼承人擁有優先贖回房產的權利,如果不想贖回,則與保險公司一起處理房子。
  王小姐舉了個例子。假如這套房子評估價值為100萬元,目前老人60歲,每月領取2000-3000元,30年以后,兩老都“走”了,假設保險公司這些年來連本帶息支付給老人150萬元,而那時房子賣出了200萬元,200萬元抵本息150萬元還剩50萬元,那么這50萬元將歸指定繼承人所有。
  如果房子沒有升值,只賣出了100萬元,100萬元抵本息150萬還差50萬元,這50萬元由保險公司承擔,指定繼承人無需負責。這里說的利息,按照銀行的貸款利率來算,并且不變動,為既定的5.5%。
  據介紹,房屋作抵押后,房子的權屬在老人生前不發生任何變化,房產證依然在老人手里,無需擔心住得不安心,如果想半途中斷“以房養老”,只需歸還本息即可。
  北京上海廣州武漢四個試點城市交出的答卷顯示,僅有47人38戶辦理完所有流程;廣州為14人11戶
  下期預告
  華僑落葉歸根,回國養老,卻面臨著各種不適應,他們尋找安心養老場所的過程中,又給國內的養老院帶來哪些啟發?
  以房養老或存死穴
  專家:面臨四大風險,須有一系列的制度環境作為保障
  對“以房養老”,觀察者認為這是“雷聲大雨點小”,風險太大,甚至認為在國內沒有實施的政策土壤。實行者卻對此充滿信心。這種模式將何去何從?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張敬偉認為,“以房養老”模式,存在不適合傳統養老的倫理道德風險、房價難以預測的市場風險、抵押房產價值難以實現的法律風險、70年產權面臨的政策風險等,這些風險點中了“以房養老”的死穴。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長安指出,要順利推行“以房養老”政策,須有一系列的制度環境作為保障。比如美國、加拿大等國家,普遍都有遺產稅或個人資產增值稅制度,假如房屋等財產由子女繼承,那么就需要交納不菲的遺產稅或個人資產增值稅,使得民眾愿意用“以房養老”的方式進行養老。
  對此,王小姐說,一些風險已由保險公司承擔。比如老人擔心的利率問題,按既定利率5.5%計算,不存在利率上浮而導致老人利益受損。此外,因房地產價格下行波動帶來的風險,也是由保險公司方面承擔。比如處理房產時,房價下跌,價值低于老人已經領取的本金和利息,繼承者可以選擇放棄房產且無需補差價。
  不過,王小姐坦言,試點中確實也遇到了一些問題。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中提出,如果老人的法定繼承人“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就要為法定繼承人提供基本生活保障。老人在簽署“以房養老”協議時,沒法判斷法定繼承人日后的生活將面臨怎樣的變故,如果殘疾了,怎么保障其基本生活?“我們是承擔了風險的”。
  未來“以房養老”將面臨著怎樣的發展空間?羊城晚報將持續關注。
  新詞解
  何謂以房養老
  以房養老,就是老人將擁有的房屋抵押給保險公司,繼續擁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經抵押權人同意的處分權,并按照約定條件領取養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險公司獲得抵押房產處分權,處分所得將優先用于償付養老保險相關費用。
  他山石
  荷蘭最早實施
  “以房養老”
  今安在?
  有研究指出,“以房養老”模式最早是在荷蘭提出并進行運作的,得到推廣的時間是在20世紀90年代。該段時間是多數老人的住房貸款基本償清或完全償清,房子價格也在不斷地上升,房子處于升值階段,然而現實中荷蘭老齡人未來養老金和銀行存款卻不多,該群體希望能夠有更多的資金用于生活上周轉或過上尊嚴的晚年生活。即便是最先開展此項政策的荷蘭也因房價下行、利率上浮等問題陷入困頓。目前荷蘭很多老人群體正吞食著“以房養老”這一養老服務模式所帶來的苦果,導致目前荷蘭老人群體不會再考慮用“以房養老”這種養老服務模式來過退休后的晚年生活。
  實際上,國內對“以房養老”的嘗試,早在2005年就開始。安徽工業大學公共管理與法學院楊哲的研究顯示,南京、北京、上海、杭州、重慶等地相繼對“以房養老”進行了嘗試,其中,南京的做法與“倒按揭”相似;北京的做法是將老人的房產出租,租金支付老人在老年公寓的費用;上海則直接將房產變賣給公積金中心,公積金中心返租給老人;杭州采取租房增收養老、售房預售養老、換房差價養老等方式;重慶則以老人或子女的房產作為典質申請貸款。

 

查看更多靚樓剪影

隨拍
云南香格里拉隨拍
云南拉市海隨拍
隨拍
隨拍
北京南鑼鼓巷隨拍
? 双色球红球妙招 比分网 上海快三 灵菲配资 新加坡股票指数 富赢网配资 多赢策略 通昭配资 北京快乐8 恒瑞财富网 球探即时比分 福建36选7 雨润中央商场股票 2019日本最美下海新人 6场半全场 股票配资工具 658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