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红球妙招|双色球定红球技巧
當前系統時間: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最新動態

土地財政必須盡快退出歷史舞臺

作者: 來源:證券時報 時間:2016-09-05

也許,在很多人眼里,“土地財政”只有過沒有功。因為說到“土地財政”,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房價上漲,然后是政府負債急速攀升,再加上城市運行成本擴大、居民生活成本提高等。自然,也就不會去想“土地財政”是否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發揮過正面作用、產生過積極影響。

殊不知,再差的經濟手段,也會有發揮正面作用的時候。“土地財政”也不例外。從總體上講,“土地財政”帶來的矛盾和問題是比較多的,但是,其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也是存在的。特別是有效利用好“土地財政”的地方,作用還是比較明顯的。

“土地財政”變質的原因

“土地財政”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發揮土地資產的作用,利用土地資產作為企業發展、招商引資、吸引投資的工具和平臺,是完全需要的,也是最有效率的。關鍵在于,如何規范和約束土地資產在運作過程中的行為,不讓“土地財政”變形變質。

問題是,自2003年房地產市場放開到現在,土地資產在運作過程中,基本上是在一種無序的狀態下運行的,政府作為唯一的“所有人”,表面上是壟斷了土地的一級市場,也從土地轉讓中獲得了大量收益。相關數據顯示,從1995年至2014年,全國每年的土地出讓收入由400多億元猛增到4.29萬億元,增長了100倍。可見,“土地財政”在20年的發展中,速度有多快。不僅如此,在這段時間,地方政府的負債也超過了20萬億元,還不包括被政府轉移到平臺公司的債務。實際上,多數地方的政府債務已經達到一年可用財力的3倍以上,有的則高達5-10倍。

原本是為了更好地發揮土地資產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更好地為改善廣大居民的生活條件服務的,但由于地方政府的過度依賴,過度利用土地資產能夠產生的收益,從而使“土地財政”的作用變了質。特別是對土地收益的使用,更是沒有任何的約束與規范,收益使用的效率極低,所出現的問題卻不少。

輿論和公眾對“土地財政”有議論,甚至貶多褒少,不是“土地財政”出了問題,而是支配“土地財政”的地方政府出了問題,是地方政府在利用“土地財政”時,完全當作政府的工具,而不是發展的手段。如果將其當作發展的手段,從而有效地發揮土地資產的作用,就不會出現過度依賴“土地財政”的現象,也不會因“土地財政”引發那么多的社會矛盾和問題。現在,各方都把房價上漲、政府負債大幅攀升歸咎于“土地財政”,有道理但不全面。對“土地財政”來說,被政府當作政績工具,且不受任何約束,才是變質的根源。

“土地財政”

并非一無是處

盡管過度依賴“土地財政”帶來了不少的矛盾和問題,但是,這些年土地資產的市場化,也不是一無是處。地方政府在推行“土地財政”過程中,對城市環境的改善和基礎設施的完善也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僅城鄉居民的生活質量有了提升,城市的美觀度、整潔度、安全度也有了較大幅度的提高。尤其在招商引資方面,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增強了。正是環境的改善,才使得很多投資者愿意進行投資,從而推動了經濟的發展。

必須尊重的一個事實是,正是因為城市硬環境的改變,也在倒逼城市軟環境的改善。因為,如果城市軟環境不改善,硬環境的改變就會付之東流。顯然,對地方政府來說,是不希望這樣的現象出現的。從這個角度來講,“土地財政”在引發新的矛盾和問題的同時,也在營造更好的投資發展環境。為什么在2003年以前“土地財政”引發的矛盾和問題比較少,原因就在于,政府沒有過度依賴“土地財政”,沒有大肆負債,沒有把“土地財政”當作政績工具。

很多人對地方政府負債感到擔憂,對這些年來地方政府的作為感到不滿意。任憑債務積累,確實會給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留下許多的風險隱患。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土地財政”帶來的投資者增多,經濟發展能力增強,也會給化解債務風險帶來積極的影響。也就是說,除少數地區之外,多數地方能夠通過經濟發展將風險逐步化解。這樣的風險,也可稱作是發展中的風險,是可控的風險。不能因為與“土地財政”有關,就無限地夸大風險的危害。

這也意味著,對“土地財政”問題,可以更多地去檢查帶來什么樣的矛盾和問題,從而將這些矛盾和問題化解與解決,但也決不能全盤否決。“土地財政”是功過皆有,過大于功,而不是一無是處。徹底否定“土地財政”,也是不客觀的。

必須放棄

“土地財政”

盡管如此,筆者認為,對“土地財政”的過度依賴,還是弊遠大于利。尤其在經濟形勢發生較大變化,實體經濟被邊緣化現象比較突出的情況下,消除對“土地財政”的過度依賴,還是必須的,是經濟能否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方面。

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政府的有形之手,只能在市場的無形之手難以發揮作用的地方出現,而不能在各個領域出現。而從前些年的情況來看,政府的有形之手,明顯出現了越位現象,出現了不該伸也在伸的現象。尤其在城市建設方面,甚至唱起了主角。顯然,這是不利于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

對政府來說,即便是公共設施,也應當通過引進社會資本等來實施,而不是政府大包大攬。這些年來,六七十萬億的土地出讓收益和政府負債收入,就這樣在政府的指縫中流出去了,而與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居民生活密切相關的一些領域卻仍然嚴重滯后,不能不說政府在這方面扮演了很不好的角色。如果再不收手,再不從越位的位置上退出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就更加難以理順,經濟結構失衡、經濟增長方式落后等方面的問題也很難得到解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則很難取得成效。

所以,地方政府必須盡快放棄“土地財政”,騰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研究政府應當關注的問題,化解政府應當化解的矛盾。能夠交給市場的,交給市場;能由社會資本做的事,交由社會資本去做。過去幾十年的經驗和教訓告訴我們,政府做分外的事是做不好的。“土地財政”不是一無是處,但必須盡快退出歷史舞臺。


(作者:譚浩俊)




查看更多靚樓剪影

隨拍
云南香格里拉隨拍
云南拉市海隨拍
隨拍
隨拍
北京南鑼鼓巷隨拍
? 双色球红球妙招 亚洲毛片美国免费观看 湖北30选5 3d试机号 海南4+1 财惠赚配资 国外拍a片 中天微股票 陕西快乐10分 浙江快乐彩 北京快乐8 三级黄色a片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1857 湖北十一选五 泽钜配资 11选5 股宝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