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红球妙招|双色球定红球技巧
當前系統時間: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最新動態

歷史重現:上海排隊離婚潮堪比2011年地產調控時

作者: 來源:中國經營網 時間:2016-09-06

8月31日上午9點50分,經濟觀察報記者來到上海市徐匯區民政局,還沒等記者開口,門口保安便第一時間告知了這個消息。

 

8月底開始發酵的上海離婚買房潮,關鍵字眼是“排隊”和“限號”。不同年齡段的夫妻涌入到各區交易中心,他們中的大部分,之所以選擇暫時結束婚姻,只是為了獲取更多的買房名額以及更低的首付和契稅。

 

這波離婚潮的涌現,始于8月下旬的傳言——上海將繼續加強對樓市的調控,廣為流傳的細則中甚至對離婚買房有了明確的政策約束。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2011年“新國八條”發布以后的5年來,每次房地產調控收緊之際,一線城市的離婚率就直線上升。

 

拿婚姻作賭注,套制度缺陷的紅利,你會如何選擇?

 

離婚限號

 

自8月中旬開始,上海各區民政局的離婚人數明顯增多。

 

8月31日早上9點50分,經濟觀察報記者來到位于南寧路999號的徐匯區民政局離婚登記處,登記處門口已經是長長的隊伍,一直延伸到電梯口。門口貼著的通知上寫著:鑒于今天辦理離婚登記人數眾多,已超出我中心業務接待能力,為確保服務質量、保障婚姻登記窗口正常的工作秩序,我中心暫時實行限號辦理,今天上午發放三十個排隊號已全部取完,尚余下午排隊號可領。為了避免當事人長時間的無謂等待,請需辦理離婚登記的當事人領號后下午再到我中心取號辦理相關事務。此前幾天,該民政局被擠爆,8月29號有70多對夫妻前來辦理離婚,是平時人數的數倍,離婚登記處不得不采取了臨時“封閉”措施。

 

工作人員透露,登記處上午九點才開始辦理業務,但8月底以來,每天早上六七點就有大批夫妻趕來排隊,甚至有心急的凌晨兩三點就在樓下等候。

 

排隊的人群中,一位四五十歲的大媽看到記者手上拿的排隊號問:“你是下午來離?”“是啊。”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起來:“你也是為了買房吧?”“政府不是辟謠了嗎?”“誰信啊。早點離了早買好。”

 

大廳內,有年逾花甲的白發老人坐在椅子上邊講話邊簽離婚相關文件,兩人舉手投足十分默契,看不出感情破裂的跡象;也有年輕夫妻帶著滿地亂跑的小孩來離婚,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34歲的羅奇(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員。羅奇和妻子均是上海戶口,5年前買了嘉定的一套80平米的兩房作為新房。去年有了小孩后,羅奇一直計劃置換一套位置不那么偏遠的大三房。

 

按照上海的現行政策,他看中的那套價格接近800萬的三房算二套非普通住房,必須支付7成的首付,這意味著羅奇一家需要一次性拿出560萬的現金,(這)無疑是一筆沉重的負擔。中介給他們出了一個主意:夫妻二人離婚,將嘉定的房子算到妻子名下,羅奇憑借單身身份買下新房,只需要支付5成的首付。

 

夫妻倆經過慎重思考后最終同意了這一方案。“我倆感情很好,我們也不愿意這樣做,可是這是最好的辦法了。現在網上很多人批判,說我們為了錢怎么怎么,你說沒有錢怎么辦?都是被逼的。”說到激動處,羅奇提高了音量。

 

限號離婚的現象,同樣發生在上海各區民政局。靜安區民政局原本規定周一周四周五限號50個,周二上午限號50下午限號40個,鑒于人數眾多又取消了限號,8月30日該登記處辦理了108起離婚登記;黃浦區和楊浦區離婚登記處限號50個,楊浦區本規定只在上午辦理業務,近期將工作時間延長到下午;奉賢區離婚登記處30號辦了74張離婚證,創下了奉賢區歷史上的日離婚數之最,該區工作人員除了提早半個小時上班,還在辦理大廳增設了不少臨時座椅;浦東一天有超過百對夫婦協議離婚。

 

上海離婚量的驟然增加,可從大數據中略窺一二。滴滴媒體研究院的數據顯示,從8月26日開始,上海市內打車去往民政局或婚姻登記中心的智能出行量就出現明顯增長。而在8月29和30日兩天相比上周同一時段增長1.9倍。同比增幅最多的是浦東新區民政局婚姻(收養)登記中心、虹口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和寶山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

 

而同時,根據滴滴媒體研究院數據,8月29和30日兩日,用滴滴出行打車去往上海市各房地產交易(產權登記)中心,公積金貸款中心的出行量相比上周同一時段增長27.6%;8月30日,有用戶同一日內先后打車去往婚姻登記中心和房地產交易中心。

 

離婚量大增之際,上海再次出現了恐慌性購房。8月26日上海的網上房地產簽約系統因交易量巨大發生故障,8月27日至8月31日,上海一手房成交量連續五天超過千套,30日和31日均超過2000套。據上海鏈家市場研究部數據顯示,8月上海市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量為187萬平方米,環比上漲42.2%,同比上漲50.1%,創下9年來同期新高紀錄。

 

都是“傳言”惹的禍?

 

此輪離婚潮的涌現,最根本的原因,是政策傳言引起的恐慌。

 

今年以來,上海地王頻出,在靜安百億地王誕生后,上海一周內陸續叫停了四幅地塊的出讓。8月19日和22日,上海市規劃與國土資源局網站通知中止了浦東新區唐鎮地塊和上海國際醫學園區地塊兩幅地的出讓,給出的理由均為“附近規劃重新調整”。8月24日下午,上海土地交易市場再發公告,中止上海市普陀區蘇州河濱河地區南部地塊的出讓,并沒有說明中止原因。

 

這番動作讓外界紛紛猜測新一輪調控的可能性。8月25日,上海開始傳言新政出臺,并將召開研討會研討新政,從信貸層面加強調控,實施細則也在各個社交媒體廣泛傳播:1、名下無房亦無貸款記錄的購房者,首付最低三成,基金利率無優惠;2、名下無房但有過按揭貸款歷史的,首付最低五成,利率最低1.1倍;3、名下有一套房再次購買者(對戶籍而言),首付7成,利率最多1.1倍(政策無變化);4、離婚不足一年的購房者,限購及貸款政策按照離婚前的家庭情況處理。

 

令大眾嘩然的第4條細則,針對的是“假離婚”買房,如果屬實的話,這在上海歷年來的調控中還是首次。恐慌的購房者一瞬間都擠到了民政局。他們搶著在新政落地前辦理好離婚手續,從而搭上“假離婚”的末班車。

 

按照上海的現行政策,上海戶籍非單身人士可以購買兩套住宅,但第二套需按照二套房政策來執行(二套房普通住宅首付5成,非普通住宅首付7成)。所謂的“假離婚”,是指通過離婚將名下房產劃歸夫妻一方,另一方恢復單身身份,再購房可以按照首套房政策的辦法,來規避高首付,并能享受支持剛需購房的利率優惠。首套房的契稅是1.5%,二套房是3%。以上海500萬的房子為例,首套房所需交的契稅為7.5萬,二套房就是15萬,因此離婚可以少交一半的契稅。

 

巨大的輿論壓力下,8月29日,上海市住房城鄉建設管理委(以下簡稱住房委)表示,關于近期社會上有關購房信貸新政的傳言,沒有研究過此類政策,將繼續嚴格執行3月25日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完善本市住房市場體系和保障體系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滬九條”)。

 

但在被稱為“史上最嚴調控”的滬九條發布前夕,上海市住建委同樣“辟謠”過,政策最終還是出臺了。“次次都辟謠,次次都和傳的是一樣的,不敢相信了。我不想錯過最后的機會。”羅奇說。

 

住建委的表態果然沒有阻擋住羅奇們的離婚熱情。8月30日和31日,仍然有大批夫妻前往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

 

離婚和房地產調控始終息息相關,這是中國式特色。以上海為例,根據上海統計年鑒的數據,上海在2006-2011年間每年離婚件數穩定在5萬件以下,2011年離婚件數4.78萬件,“新國八條”公布以后,2012年上海離婚件數大幅增長到5.29萬件,2013年暴增到6.96萬件,2014年6.15萬件。

 

早在今年3月25日“滬九條”出臺后,上海4月初就出現了一波“假離婚潮”,彼時上海多個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協議離婚人數大增,部分區縣民政局對辦離婚手續進行限號。

 

上海市住房城鄉建設管理委主任顧金山在“滬九條”發布會上曾經對這一現象進行批判。顧金山說,上海市住建委在過去一年針對房地產市場的交易檢測中發現,“假離婚”現象再次抬頭,“很多為了買房‘假離婚’,最后變成真的離婚了。據我所知,這部分人非常多,很多人‘官司’都打到住建委來了。”

 

經濟學家易憲容近日撰文表示,上海居民為了購買住房而開始的離婚潮,是利益所驅動,是地方政府過多干預市場而不愿意采取經濟杠桿遏制房價瘋狂的結果。

 

利益和風險

 

拿婚姻作賭注,利益和風險兼有。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知名專欄作家傅蔚岡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假離婚”的源頭是限購政策,“與其指責當事人以婚姻作為謀私利的工具,還不如討論為什么有催生離婚的政策。”

 

他認為,現行政策的不合理之處不僅在于限制家庭購房次數,還在于通過首套與否來確定房貸利率,許多人努力工作就是為了換取更好的生活條件,但差別政策化房貸提高了這部分人的置換成本,“已經有一套房子,我比沒有房子的人更有還貸的能力,所以衡量利率的高低不應該是有沒有貸過款,而是你資金的安全。而我們的房貸利息剛好和金融的本質相反的,這是很荒唐的。你為了改善住宅環境就要支付更高的房貸利率和更多的首付。只要存在這種制度缺陷,那么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套利者’”,傅蔚岡說。

 

不過,“假離婚”確實存在巨大的法律風險。

 

上海杜躍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杜躍平對本報表示,“假離婚”在法律程序上是合法的,因為法律無法判斷當事人內心確認的假離婚為事實證據。為了買房假離婚是尋求經濟的理性,鉆政策法律的空隙,是尋求稅、費、利的好處以及買得房屋賺取自認為的上升紅利。

 

杜躍平說,“政府相關部門的政策,不應成為假離婚成批出現的導火索、發酵劑,這是可悲的。個人選擇假離婚,可以理解,但是不可贊同。”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就曾審理了這樣一起案子:去年2月,李瑩與張強簽署離婚協議,協議內容均由李瑩書寫。李瑩說,之所以簽這個離婚協議,是為了給孩子買學區房。但她凈身出戶后要求復婚時,卻遭到了丈夫拒絕,甚至自己那份婚內財產也不同意歸還。于是,李瑩訴至法院,要求撤銷離婚協議,重新分割共同財產。

 

不過法院并沒有支持李瑩的訴求。法官認為,李瑩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對待婚姻及財產分割當審慎行事。李瑩在簽訂的離婚協議中明確承認系自身過錯導致離婚,所以不能以財產分配簡單的失衡判斷此份離婚協議顯失公平。


查看更多靚樓剪影

隨拍
云南香格里拉隨拍
云南拉市海隨拍
隨拍
隨拍
北京南鑼鼓巷隨拍
? 双色球红球妙招 体球网 福建11选5 广东快乐10分 山东十一选五 nba比分数据库 365网球比分网 原版澳门足球指数 25选5 棒球比分几比几声 nba比分网 让分胜负 福建22选5 亿客隆彩票官网 超级大乐透 福建22选5 篮球比分直播网